手机义桥网 > 新闻中心 >

以诗人的名义赞颂,原来他们眼中的渔浦是这样的...(二)

  5月12日,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来到义桥渔浦,他们在参观了浙东唐诗之路渔浦后,写下了激情洋溢的诗篇。今天,为您献上第二波美文,大家一起来品读吧。

  孙梧诗选(二首)

穿越唐朝的渔浦与李白醉酒


无法回到唐朝,

我们只能给渔浦涂上浩荡烟波

事实上老街的酒馆不打烊

夕阳挽留了“渔”中的鱼,数盏渔火亮在江心

我们不对诗,只喝酒

怀揣一杯杯“浦”中的水,喝出颠簸的姿势

和三江的波涛汹涌

事实上打鱼的还在归来

诗人们还在喝酒。穿过渔浦的高铁

错过了一场风化了的酒局


穿过民国李氏旧宅的子弹


在院子里,我仔细地清点过,没有一个弹孔

穿过厚重的青砖。它们仅仅蹭开一点点墙面

伤不了民风,和屋里的星星之火

在屋里,我看到干农活的工具

在各种方言里闪现出不同的硬度

比如沂蒙的锄头

也埋葬过相同的小日本

我看到的匾额写出“国而亡家”的心声

也在阻挡着邪恶的子弹

还没来不及擦去锈迹的古宅

更像是一枚子弹,撞在了大地的躯体上


  作者简介:孙梧,本名孙晓蒙,山东蒙阴人,70后诗人、作家,《诗民刊》主编。诗歌曾入选多个年度选本,出版诗集《崮乡叙事》《背面》《孙梧诗选》、诗合集《辛卯集》。现居山东临沂。

  蒋兴刚诗选(三首)

在浙东唐诗之路源头纪念碑前


我们会把我们的一部分留下来

就像孟浩然直接把它

写进诗稿里

当然,我们会是李白会是一阵脚步声

从平静的江风里上岸

然后成为词的余音

我们尽力保持一个陌生者的姿态

就像一千年前,或

一千年以后

大卫保持大卫的姿态

潘维保持潘维的姿态

像很多年前和很多诗人一样

唐诗保持唐诗的姿态

石碑保持石碑的姿态

钱塘江水从这里上岸

看,江上的飞鸟飞了一千年了吧

我们看不出它的变化

在语言里流淌

但它们已经比光线更宁静


三江口上岸


多少江河之水,沉入怀内,被命名安宁

那些年代的大师

穿梭、或者遨翔,或者死去

扁平的大桥横卧,如同历史的华丽肌肤

不知道怎么悼念流水的伤感

或无力的光线

上岸的双脚盛满了他乡的尘土

褐色、红色、土黄色,还有黑色

该不该让游鱼告诉天空——目光已经混浊

在三江口上岸,沉默无语

瞳孔里的李白澎湃,身影分离

诗人泪目

层层叠叠的云与轻佻迷离的风

引诱一只水鸟,无数次俯冲

钟声响了

上岸,我在渔浦码头等你

等世纪的歌者

等余生里的每个清晨,傍晚


义桥镇


码头就在镇上,当诗人们

慢步走过去

临街斑驳的树影

落到身上仿佛展开另一张地图:

诗人们笑声那么大

吹哨子,拍手,讲话

与一千年前的诗人

没有变化

他们来到镇上,离开镇上

走到码头。江水缓缓向低处运送金箔

有人把手伸进江水里

仿佛抓住了什么:

一艘大船洞穿整个江面

尽了全力似的

空出自己而来

它要装下全部的诗句和暮色


  作者简介:蒋兴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会员。出版诗集《江南》、《像岛一样生活》、《时光的羽毛》等。



更快更多新闻 关注手机义桥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