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义桥网 > 新闻中心 >

以诗人的名义赞颂,原来他们眼中的渔浦是这样的...


5月12日,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来到义桥渔浦,他们在参观了浙东唐诗之路渔浦后,写下了激情洋溢的诗篇,现将这些诗人的诗篇陆续推出,以飧读者。


陈润生诗选


唐诗源头

盛唐。萧山义桥三江口,晨曦照着
两岸沙洲,低飞的白鹭和
一艘艘静静飘摇的小舟
孟浩然站在渡口上,突然诗兴大发——
卧闻渔浦口,桡声暗相拨。
日出气象分,始知江路阔。
念出这首诗后,孟浩然就坐上小舟离开了
他的目的地是长安。
就是那个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李白装B的长安
李白从这个渡口离开时,
心里想的并不是高高的庙堂
他是去长安找孟浩然喝酒
至于后来杜甫从这个渡口离开去长安
是找李白在他的诗集上签名
再后来,白居易和很多大诗人
都从这个渡口离开过
有的也学孟浩然一样在渡口写过诗
还有在小舟上写诗的
现在是中国,有人说现在也是盛世
2019年初夏,
一群天南地北的诗人来到这个
已经被称为唐诗源头的渡口,他们也写诗
他们当中的某个人,以后会不会像孟浩然
李白、杜甫、白居易一样名动天下呢
这个问题很深奥啊,但愿吧
如果有一个人名动天下了,
我也会跟着沾光
因为,我和他们一起
站在这个名动天下的渡口,照了一张合影
2019.05.19

作者简介:陈润生,男,仡佬族,1977年生于贵州道真。有诗发《诗刊》《星星》《青年作家》等刊物,贵州省书协、作协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专业书法教师。著有诗集《泊路无碑》《洛龙低处》《再往前走是道真》等。


丁喃诗选(二首)

渔浦

想从它的远处爱一次
看水的后面是不是山
是不是遗落了我亿万年前的情书
我亲自用太阳写的
必须用太阳还回来,用风的顶端
还回来
有人的爱是彗星
是镜子里断尾的蜥蜴
望远镜里令人不喜的长蛇
我的爱是佛童的手造物
可居。可感。
反复收缩。膨胀。
可在爱里致敬。并一爱再爱


义桥镇

听见风。第一眼有100秒惊喜
我想攀爬凉水里的山峰
带着内心的赤道
火焰的外围,1000个宇宙的野生花园
在一只蓝蝴蝶的共振里
我、义桥镇,银河系是并列的
如果有第二个地球
我们的波长会吸引它,让它瞬间到来
有时我会悲伤
我衬衣上的马因此飞奔而去。
在水边念一句阿弥陀佛
我看到了旧时的自己:布满苔藓的脸

作者简介:丁喃,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现居南京。曾在《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刊物发表诗歌作品,亦写小说及文学评论,有作品获奖并入选各种选本。



紫穗穗诗选(二首)

渔浦江山

一路,行色匆匆
不仅有——
和风、丝雨;日光、晨露
情绪调色之舟行360度全视角
有如鱼似鸟、自由自在穿梭于
林园的游人。还有,潮来潮往
完整又残缺的一匹千古忧患
是的,千年再千年
仿佛走不完、走不尽也走不厌
的浙东诗路。每踏一步,都有
即兴的观感,幻生的诗句莲步
溢出湖贝,粒粒,纯……当我归来
当我归来
才会把千里远游的心束之高阁
采撷一片定山云雾与渔浦霞彩
簪于乌云鬓角,以遮掩
汹涌而来的天命霜白
有些噩梦
和美梦一样会成真
我不怕猛虎归林,霜刀雕刻
万里江山立体的爱,必要匹配
一颗天下无贼的心,日日弄潮
有些情,有些事
有些人,甚至有些诗,终被永生!
被借书还魂的后生唇齿与笔墨
放声、挥毫:“渔浦江山天下稀”
而我的忧患……不合时宜的
中年忧患,不过是
吴越之旅里移情菱歌,渴望
安家于此的一则初醒笑谈也
2019.5.17

游湘湖,过渔浦

走马的人,有一颗怀古的心
观花的眼,映满湖欲飞的翠
我想的故人
自萧山义桥渔浦的
古渡口而来
千岩不过一斗笠
万壑亦如旧蓑衣
他把山水诗韵,一路
粲然地镶入南朝游记
谢客的船,仍在
蓝天碧水里咿咿呀呀地行走
灵运的诗,一行
又一行地浸透寻梦的三江口
此刻,我只想
做一回真古人,萧山土著也
拍手笑鹧鸪,游湘湖,过渔浦
和同行的四海茗友,弄钱塘江潮,渔鼓乐
吟唱:“故人湖海襟怀古,能话旧时鸥鹭盟”
从古至今,诗人的心
意相通
堪比湘湖沙雁,闻美
皆南飞
在萧山
只有神灵知道
我还在萧山,在一句
半完成的诗,渴望遗留之地
色盲者,向美祷告
合拢的手指与嘴唇,劈开盲色
每一次倾情呼吸,苏醒的词句
汇聚浦阳、富春与钱塘三江水骨
瞬间断片
锦城简爱,兼爱,煎爱,剪爱……
我的鱼群,今夜悲情客思
像落帆的孤舟,沉宿渔浦
鳃含伤心愁梦,死生绕萧山
2019.5.15

作者简介:梁文静(安徽芜湖)笔名紫穗穗,穗穗。七零后,祖籍江苏扬州,现定居北京。曾从事编辑、记者、演员、金融经纪人等职。1987 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诸多报刊杂志。著有诗集《女人书》、《我一直在奔跑》,百万诗话集《穗言穗语》。努力践行“写好诗、读好诗、评好诗”,自嘲自己“野地之麦穗,孤独的行者”。诗观:诗歌是我一生的宗教。



更快更多新闻 关注手机义桥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