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义桥网 > 新闻中心 >

钱塘江边打鳖翁

一人一竿,静立水边,紧盯水面。一旦鳖露头,迅速抛竿,精准出手,一瞬间铁丝勾住鳖身。收线时,水花轻轻扬起,鳖被一路拖上岸。这是记者对俞土祥打鳖的现场印象。

俞土祥,义桥镇富春村人,今年64岁。他从18岁开始打鳖,坚持这一爱好40多年,好比宋代欧阳修笔下的卖油翁一般,“无他,惟手熟尔“,打鳖手艺精彩娴熟,集实用性与观赏性于一体。

打鳖,土话也叫打甲鱼,用特制的甲鱼枪。甲鱼枪作为打鳖的工具,在富春村一带流传已久,年代无法考证。俞土祥的甲鱼枪,就是自己做的。“枪身用山上的竹子,配粗鱼线,线上扎上几排细铁丝为钩,顶部挂一个铅陀,我这个是1.6两重。”

甲鱼枪靠在肩膀上,一排钩子加一颗小铅陀在肩膀后面轻轻晃悠。俞土祥眼睛注视着水塘里的动静,如果有鳖露头换气,他马上就把枪一抛。在小铅球带动下,钩子快速飞向露头换气的鳖。线快速划过空中,发出“嗖嗖“的声音。钩子或拉住鳖嘴或拉住爪子或拉住腿,十次至少有五六次能打上鳖。“打鳖讲究的是心静,眼神好,甩鳖枪的力度掌握得好,甩得准,要练好这门手艺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俞土祥笑着说。

据他回忆,年轻时,村民都是去钱塘江边打鳖,钱塘江边水塘较多,经常有鳖出没。坐在船上,可以抛出去三四十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以前农闲时节打鳖的村民不少,当作一种副业。后来,随着农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鱼塘、水库基本被承包了,加之江里的野生鳖难觅踪影,打鳖的人几乎绝迹。俞土祥则把这门技术当作爱好,一直坚持了下来。

富春村,紧靠富春江最下游。这里是一级水源保护地,自来水公司取水口都坐落在村里。为了保护水源地,近年来,全村上下努力搭建绿色长廊,郁郁葱葱的沿江绿化带让人心情舒畅。

村里年轻一辈里,今年34岁的孔万飞,也传承了这门技艺。他说,自己是从父亲那里学到的这门技艺,如今也练习10年以上。他一直很喜欢这门手艺活,“可以放松心情,陶冶心情,休闲身心,打到鳖也很有成就感。”孔万飞说。

俞土祥说,打鳖不像钓鱼,没有诱饵,最考验人的耐心。打鳖除了要综合考虑气温、光照等因素,主要还是看技巧。立夏后正是打鳖的好时机,因为摄食和生长的水温正适宜。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水面上来呼吸,伸个头出来。一般人观察不到,敏感的捕鳖人一眼就能发现。(记者 徐文燕 通讯员 黄坚毅 葛城城 徐国钦)


更快更多新闻 关注手机义桥网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精彩阅读